英国人笔下的朝鲜战争:毛泽东犯了一个错误


金没有理睬。斯大林也是如此。9月15日,仁川登陆开始了,北朝鲜军队土崩瓦解。平壤一片恐慌。金派了两名高级助手到北京求助。斯大林也加入进来。允诺如果毛肯派地面部队去防止北朝鲜人的没顶之灾,他将提供空中掩护。

自从1945年日本投降后遭受重创的那几个月以来,接连几个星期中毛又一次面对最险恶的情况。他几乎不眠不休。一方面,他对他安置在东北负责战备的高岗说,似乎无法避免直接干预了。另一方面,中国急切地需要和平以从事经济重建。自从清王朝倒台以来的近四十年中,这个国家饱罹战乱。中国共产党人还得去收复西藏和台湾,并且在内陆据估计还有100万土匪正流窜乡野。工业是一片废墟;城市里有大批的人失业,中部平原饥馑横行。

甚至在北京,食品供应也很短缺。归因于国民党特务的暗中破坏事件大量增加。这个政权以结束国民党人的腐败、稳定通货和恢复基本商务为手段所取得的信誉投资也已毁于一旦。

然而,到9月底,该来的和不该来的还是都来了。

毛泽东的军事计划人员预测说,在头一年,中国将会有6万人死亡和14万人受伤的损失。美国人拥有优势武器装备,但解放军受到了更好的鼓动,具有更大的人力资源库,并且在没有一条稳定战线的情况发生时更擅长“拉锯战”。中国军队因此应采用传统的“集中优势兵力击破弱小之敌”和打歼灭战的毛泽东主义的战略,以最大限度地造成美军的伤亡,并腐蚀美国公众对继续进行战争的支持。他们得出结论说,中国人最佳的介入时间是在美军跨越北纬38度线进入北方之后不久,因为在这一点上美国人的供应线将会延伸到最大限度,中国军队将可以接近其后勤基地,并且在政治上中国的介入也会更容易受公众舆论的支持。

9月30日,第一支南韩部队跨进了北朝鲜。24小时后,正当中国领导人庆祝人民共和国建国第一个周年纪念日的时候,金派一个密使乘专机到北京送来一条消息,承认他面临崩溃的边缘。“如果继续进攻三八线以北地区,”他阴郁地说,“只靠我们自己的力量,是难以克服此危急的。”第二天,毛在扩大会议上说,现在的问题不是我们应该与否而是应该如何迅速派兵去朝鲜。一天的差异将会是决定性的……今天我们要讨论两个紧迫的问题:我军何时进入朝鲜,以及谁来当这个司令员。

但是,对毛泽东来说,介入已无可避免,也不是说领导层其余的人都会立即赞同他的看法。当10月4日政治局全体成员与会时,多数人都反对他,并且同样是出于他8月里曾经掂量过的经济和政治的综合原因。

林彪特别显得多疑。他争辩道,如果金被打败的话,中国就在鸭绿江沿岸建一条防线,让北朝鲜人以东北为基础打游击战以恢复失地好了。毛却不为所动。那样的话,中国就要放弃主动权了,他回答道,“我们就得在鸭绿江上一年又一年的等下去,永远不知道敌人何时会进攻。”林本来是毛想像中的中国介入部队的首选指挥员,但他以健康不佳为由拒绝了。此时毛转而提议由彭德怀去指挥。彭乘飞机从西安赶回来,很晚才出席会议。但他同意毛的分析,让步是不会让美国佬止步的。第二天下午继续开会,彭的支持有助于保证赞同采取军事行动的一致性。

两天后,美军的首批部队,美国第一骑兵师跨过北纬38度线。华盛顿敦促联合国批准了以朝鲜统一作为最终目标。10月8日星期天,毛发表一项正式法令,创建一支中国远征部队以援助北朝鲜,并可以将它叫做中国人民志愿军,以强调此项使命属于一种基于共产主义团结的道德讨伐的实质,而且更重要的是,维持这样一种设想,即北京的干涉乃是非官方的,从而不让美国人针对中国城市的报复找到理由。该军打算10月15日开始跨过鸭绿江。

随后,在远征就要开始的三天之前,毛突然命令整个部队的调动停下来,急召彭回北京“重新考虑介入问题”。

问题像往常一样又是出在莫斯科。在苏联的军事支持上又冒出了一场危机。10月1日斯大林从他正在休假的索契黑海别墅打电话给毛:“我明白,我们的朝鲜同志的形势处于绝望之中了......我认为你们应当调动至少五到六个师,立即赶赴北纬38度线。”在毛泽东的心目中,这又传递出一项警告。问题不在斯大林的请求本身。使毛泽东担心的是这位苏联领导人绝口不提俄国人在仁川大恐慌的日子里所曾做出的承诺,提供苏联的空中掩护和军需供应。

毛泽东决定虚声恫吓。他回答说,政治局多数委员反对介入,他打算派周恩来前来紧急磋商。


精彩评论 0

还可以输入100个字,评论长度3个中文字符以上
95919000:2017-06-26 18:39:13